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51笔趣阁 >> [综]快穿之开宗立派 >> 人间七侠义

天刀宋缺和丐帮帮主的比试, 那是宗师级别的比试。

面对这样的比武,这天下中,心向武道的人即便没有观摩的机会,也会想办法去创造机会,更何况这机会就摆在跋锋寒的面前。

没有人会拒绝, 跋锋寒也不会, 所以他自是要一同前往。

谢知非带着做了免费劳动力而不自知的跋锋寒南下岭南, 一路上丐帮帮主求见天刀的消息越传越盛,待谢知非抵达岭南的时候, 即便是不与武林接触的人也知道这件事。

大街小巷之中都有人在议论, 所有人都在好奇天刀会如何回答,所有人都在好奇谢知非已经到了哪里,那原本轰动一时的和氏璧与洛阳失踪一事, 因为久久未能找到盗玉之人,居然渐渐被人放到了一边。

即便偶尔有人提及, 也很快被带到两大宗师是否会展开一场旷世决战上来。

入了岭南地界之后, 跋锋寒便被谢知非丢了一身的活,美其名曰给跋锋寒一个建功的机会, 让他在这里将岭南丐帮分舵建立起来。跋锋寒虽然有一身的武艺,一肚子的计谋,却是第一次干这样的事情, 初上手时手忙脚乱, 好长一段时间才渐入佳境。

将手中的东西放一边, 跋锋寒看到坐在一边喝酒逗鸟闲得没事的谢知非, 无论怎么揉眉心也压制不住内心的糟心:“和氏璧失踪,帮主似乎一点不好奇。”

谢知非用手指揉着隼脖子上的绒毛,满不在乎的说道:“能做出这事的是谁,我以为长老已经知道了。”

“ 即便是邪王也不敢去闯有四大圣僧和宁道奇守护的和氏璧,这天下有这么胆的也就只有一路扑腾着长大的双龙而已。”谢知非对神色不定的跋锋寒挑眉道:“你看慈航静斋悄然掩淡漠这件事,便知道你那两个兄弟即便没有取得和氏璧,至少也把那东西给毁了。那群尼姑道士好歹是正道巨臂,无凭无据不会拿你的兄弟怎样。”

跋锋寒不知如何反驳,而此时一名丐帮弟子进来,恭敬道:“帮主,长老,外面有位先生求见帮主。”

地刀宋智,宋缺的弟弟。

谢知非在来了岭南这么久之后,终于等来了宋缺的动静,带着跋锋寒出了分舵的谢知非看到一名儒雅的中年男子在那里等候:“宋智奉阀主之命前来,邀谢帮主前往我宋家山城。”

谢知非一拱手:“有劳!”

宋家山城,宋阀的核心之地。

从外面看,宋家山城依山势层层往上,井然有序,戒备森严,会让人有一种征战杀伐的热血涌出。而在宋家山城之内,遍植花草,山泉娟娟汇做溪流静静在园林居所之中穿过,一派岭南风情的亭阁印水,让人置身于宁静致远的景致之中。

谢知非和跋锋寒随着宋智在亭台楼阁,精致园林中穿过,一路往上,一直到了宋家山城的第九层,也是宋家山城尽头的磨刀堂这才停了下来。

宋智用手拦住跋锋寒,冷冷道:“这位长老,阀主只请了谢帮主入此,还请你留步。”

谢知非摸了摸鼻子,他本来应了跋锋寒带他去看宋缺的刀法,只是在这宋缺的地盘上,还是按照主人行事的好:“那便只能劳烦长老在此等我一会儿了。”

跋锋寒无奈,只得道:“那帮主快去快回。”

谢知非点点头,抬脚进了磨刀堂,进了磨刀堂后谢知非发现,磨刀堂内没有丝毫的锋利袭人,倒是像江南小调的柔软。

荷池曲廊,巨树葱荣,然而谢知非没心情看这些景色。

论精致,这些在此时虽然罕见,但比起宋朝的园林又要逊色几分,论奇花异草这更没有皇宫里的珍惜。

看了炊金馔玉再来看清粥小菜,倒没觉得有多美。谢知非目不斜视的跟随者宋智上了登廊过了院门,这才见到位于白石阶梯之上的磨刀堂。

宋智停在磨刀堂外不再进去,谢知非道了声谢自己登上台阶。

磨刀堂两边的墙上挂着十多把造型各异的宝刀,向着门的一端、在靠墙的地方有一座人高的黝黑巨石,这块巨石就是宋缺手中赫赫有名的磨刀石。

磨刀堂内没人,谢知非便向那磨刀石走去,在磨刀石上,刻着十多个人的名字。

而在这些名字最上面,便是谢知非自己的名字。从名字来看,刻这名字的人刀法已到化境,因此只是简单的刻字也能让人感受到那与刀融为一体的威压,让人不觉心惊。

谢知非默默的打量着自己的名字,而一道声音从堂后响起来。

这道声音轻缓低沉,玉石之声,即便是冷冷的也充满了魅力:“谢帮主可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谢知非哈哈一笑,眉宇舒畅,指了指磨刀石上面的名字:“我这名字被阀主刻得不错。”

“确实不错。”一个身着青色长袍的人从后堂走出来,这是一个中年男子,两鬓的白发没有给他天上时光流逝的衰老,反倒是给他填了几分儒士的风度,更显大门阀阀主的风雅与气派。

来的人有一张没有半点瑕疵的英俊脸庞,一对比流星还要璀璨飞扬的的眼睛,展露出这人心中的万千沟壑;略带忧郁的神情,似乎在倾诉着这人过去的那段还不能忘怀的经历。

谢知非见过许多武林名宿,也见过满腹经纶的文人清贵,但是却是第一次见到宋缺这样的人,出身世家门阀又精通武艺,将江湖豪情同世家矜贵完美的融合在一起,有着与他人截然不同的醉人风范。

看到这样的宋缺,谢知非莫名的有些佩服梵清惠了,这样人都能舍得放手,实在是让人佩服:“宋阀主。”

宋缺一步一步极稳的走来,他的脸上波澜不惊,只是站在谢知非身边同他一起看向磨刀石上的名字:“慈航静斋的传人已经前往瓦岗寨,欲学昔日说服我那样说服瓦岗群雄,说服以解辉为首的巴蜀奉李阀为尊。”

谢知非叹了口气,看向宋缺完美无瑕的侧脸说道:“可我亦知道,宋阀主绝不会让这件事落成。”

“没错。”宋缺猛的转身,目光清远的望着屋外岭南特有的葱葱翠绿、烟笼寒水,泰然自若的说道:“自西晋覆灭,中原陷入四分五裂的局面,胡人从此南下肆虐中原。直至隋帝灭陈,天下一统,这中间隔了近三百年。”

自汉朝气数尽亡之后,中原不断出现南北对峙之局,究其因由,不过因有长江天险。

一旦以解晖为首的巴蜀归降李阀,到时候,长江天险不攻而破。而长江以南的各方势力,如今皆不是李阀的对手,只要李阀有足够的军队和船只,大军就是可以由巴蜀顺水西下,将南方各势力逐一击破。

三百年的风雨飘摇,三百年的神舟沉浮,三百年后万物变迁之后不过只有了三十多年的稳定。

宋缺负手举步往前走了几步。若要追本溯源,李阀一样可以算作是汉人,只是李阀同突厥纠缠不清,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中原落入外族只收。

位于磨刀堂正中的宋缺缓缓说道:“这三百年里,外蛮乱我汉家江山,坏我汉室正统,三十年前才得以终止。”

说道这里,宋缺幽深的目光中突然露出了一丝感情,他凝住磨刀堂外的巨树,淡淡道:“隋室立国虽短,却埋下了一个契机,如果谁能于此时一统天下,便可大有作为。”

这时候宋缺不需要有人来附和,也不需要有人来反对,谢知非默默的做一个合格的听众:“……”

宋缺立于磨刀堂中,似乎陷入了自己的回忆,片刻之后他转身,一双眼睛扫向泰然自若的谢知非。宋缺打量了谢知非半响,也不见谢知非有何异样,也不再说之前的事,只是冷哼道:“你可知为何杨坚能得天下?”

听到这话,谢知非嘴角翘起了弧度,显得自信张扬。

谢知非的眼里似笑非笑,就像是他知道为什么,却没兴趣回答一样:“时也运也、不过如此罢了。如今,我只想知宋阀主为何会主动臣服,可当真是因为梵斋主?”

闻言,宋缺仰天长笑,道:“清惠是契机。”

说罢宋缺重新走到谢知非身前停下,宋缺的眼底是一份坚忍,那是一种对于理想的信奉:“谢帮主要知道,在这三百年里,胡人之所以能肆虐中原,皆因他们勇武善战,而汉人自汉武帝以来尊儒修文、血性渐淡,根本不是胡人的对手。”

万事万物均需追本溯源,汉武帝独尊儒术使得专|制的大统一思想成了为主流意识并且定型,当时的情形下汉武帝需要的是统一思想和舆论,稳定国家。至于这后面演变,又岂是前人所能晓得的。

谢知非垂眸哂笑一声,不敢苟同,只道是:“万事皆有双面性,只是后人不知道去其糟糠罢了。”

宋缺沉声道:“自是如此,只是我汉人为纲常束缚,失去血性之后,胡人乱我中原、毁我汉家江山。这死生存亡之际反倒让我中原汉人为了自保,重新激起了血性,再次崇尚武风,一改晋时颓态。三十多年前,中原未定、胡人未平,而隋帝既是我汉人,顺了又如何。”

这下谢知非总算明白那日李世民为何叹息自己的胡人血统,面对拥护汉人正统的宋缺,谢知非唯有无奈的问道:“那现在呢。”

闻言,宋缺冷笑一声:“你将欲与我一晤之事弄得天下皆知,如今现在你站在我这里,难道不是为李世民来做说客的吗。”

谢知非点头:“确实如此,只是……”

谢知非闭上眼,叹了口气,在睁开眼的时候,已是一片肃然:“我看阀主这模样是不会听的,而我又嘴笨说不来什么劝人的话,只能站这里向你讨教了。”

宋缺静静的看着谢知非,眼前的人一身正气并非奸邪之人,更非为了金钱权利折腰的人。

这样一个宗师级的高手即便要选定势力,也会如同宁道奇这些人一般超然物外,而不是谢知非这样为之奔走,宋缺低声问道:“你为何要助李阀,要助李世民。”

谢知非低头像是在思索宋缺的话,几个呼吸的时间之后,谢知非超然道:“李兄的胸襟非常人能及,若宋阀主见过李兄自然会明白我为何这么做,只可惜阀主似乎从未见过。”

“确实没有。”宋缺叹道:“即便没有寇仲的少帅军异军突起,我亦不会支持一个与外族有关联的势力,更何况如今既有了寇仲,我又何须选有胡人血统,还同突厥关系密切的李阀。”

谢知非像是开玩笑的说道:“这么说的话,若是寇仲死了,阀主也就没有别的选择了。”

闻言宋缺旋风般转过身来,一双漆黑的眼睛比最亮的星辰还要亮上许多,锐利的眼神迎上谢知非的目光,完美无瑕的容颜带着嘲讽,冷冷道:“这是无知者之言,时势造就英雄,若是没有寇仲也会有寇伯。况且,你能不能出这里,还是二说。”

说着这话的宋缺往墙上探手一按,墙上那许多宝刀中陡然发出铮的一声,一把刀像是活过来了一般,居然自己从刀鞘里退了出来,就像是这把刀成了精,听得到宋缺的召唤一样。

宋缺的手一抬一翻,那把大刀化作一道白光,在空气中带出一道气流,自己通灵的落入宋缺那只往上翻开的手中。

这是这么一个动作,宋缺整个人的气势便变了,这样的感觉就像昔日入了无情道的西门吹雪,人即是刀,刀即是人,浑然一体、不可分割。

“……”谢知非被宋缺用刀指着的时候,只觉得自己身体的每一个地方都被笼罩在宋缺的气场之中,似乎他每一个动作都已经被宋缺看透,如今的他在宋缺面前没有任何秘密,就如同裸|露的一般。

面对这样的人,谢知非是有点怕的。毕竟这个世界可没有无敌,谢知非唯一的保命技能大约就是笑醉狂。

在宋缺的锁定下,谢知非将打狗棒握在手里。

谢知非只是这么简简单单一握,身上又多出了许多破绽,似乎他每一个地方都是破绽,然而若仔细一看,每一个破绽都会在宋缺动手的一瞬间消失。

只见谢知非握着打狗棒,对宋缺淡然道:“宋阀主你在担心什么。你不怕我,你不怕宁道奇,你难道是担心我们二人联手,那样你将再没有任何翻盘的可能么。”

“不错。”宋缺的好整以暇,漫不经心的说道:"所以你今天不能离开这里,也不可能离开这里。"

说完,宋缺往前一步,手中的刀往谢知非劈来,庞大的刀气不知道从何处而来,挟裹着冰冷刺骨的寒意往谢知非席卷而来。

而谢知非脚下蓝色劲气一闪,整个人跳了起来,而宋缺立刻将这一刀由劈改拔,往上削去。

此时位于半空中的谢知非没有借力,只是往后一仰,便在空中凭空翻了个跟斗躲过了宋缺这一刀。

宋缺道一声‘好功夫’,便见谢知非手中的打狗棍上有隐隐绿光闪过,随后谢知非在空中化作一道虚影,那连人带棍瞬间出现在宋缺面前。

这不是谢知非快到极致之后的假象,而是实打实的真人,宋缺笑了声往前一步,手中刀势随着步伐发生变化,刀锋直迎谢知非的打狗棍,碰的一声迸出火花来,巨大的气浪从两人武器相接的地方扩散开,卷得两面墙壁上挂着的宝刀随之摆动。

谢知非和宋缺的速度并不算快,这两人交手甚至算得上是慢。

只是偶然有那么一瞬间,两人速度陡然变快,叮当几声之后又慢下来。

谢知非步伐精妙,身形不断在磨刀堂内腾挪,可以迅速离开,又可以瞬间靠近,一旦被贴身便是如同狂风暴雨的一顿棍影急袭。

而一旦谢知非离开,游走在宋缺五步之外的时候,无论宋缺如何攻击,谢知非都能躲开。

宋缺站在房间内几乎没有怎么迈步,两脚未离开原地三步远,只是他手中的刀法越来越凌厉,每一刀下去都似乎充满了无穷的变化,让人防不胜防。

两人交手了许久,似乎不分上下。

在谢知非又一次急攻后,退守在宋缺四周游走的时候,原本在原地不动的宋缺陡然往前走了两步。这一段时间的交手之后,宋缺已经看穿了谢知非的棍法,每一次急攻之后都是谢知非喘息之时。而宋缺在知道这个规律后,就不会给谢知非喘息的时间,他手中的刀往谢知非身上落去。

宋缺这一刀来的羚羊挂角,不但无始,更是无终。

在谢知非还未来得及回守的时候,顷刻之间,宋缺的刀已照着谢知非的脸面斩来。宋缺这一刀玄妙无比,封死所有逃路,让谢知非避无可避。更可怕的是这一刀明明是劈向了谢知非的脸面,然而无论是谢知非还是宋缺都不知道这一刀最终会落在哪个地方。

这一刀既出,宋缺心中难免生出一分惋惜。

以谢知非如今年岁便有如此功力,据说谢知非招式皆是自己创得,悟性心性都要比他昔日还要胜许多。假以时日,必定胜过当世诸位宗师,说不得谢知非还能走到破碎虚空的境界。只可惜谢知非站错了队,跟错了人,如今必须死在这里。

宋缺为谢知非感到可惜,而谢知非却对着宋缺陡然笑了起来:“阀主可要小心了!”

——我要郭郭郭了!

谢知非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还没有机会展现自己丐帮的连招。

毕竟这一套下来,在这个几乎没有解控的世界里实在是太拉仇恨,只要一出来,几乎整个武林的人都会恨不得将他解刨了。

听到谢知非这么说,宋缺心中顿生不妙。

到了宗师境的时候,每个人都会与这天地间建立起一种玄妙的联系,能感受到冥冥之中不可言说的事物,而现在,宋缺便感到那种已经许多年未曾感受到的战栗。

明明自己的刀面已经触碰到了谢知非,偏偏宋缺再往下的时候便发现这一刀,空了。

随后,前一刻还在他刀下的谢知非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他面前,而谢知非手中的打狗棍不知何时已经收回腰间,此时两手空空的谢知非双手绿色劲气闪过,宋缺便觉胸前受了一掌。这一掌内力雄厚,涌入宋缺体内让他内力有片刻的失衡,竟然有些停滞。

宋缺手中的刀刚一转,谢知非双手一递,宋缺便感受到一阵如同铜墙铁壁的推力,将他迅速往后推开。

这股推力来得蹊跷,毫无痕迹可寻,宋缺咳了一声顺着这道推力往后,顺便将这道推力卸下来,免得自己受内伤。宋缺还未退两步,谢知非又已欺身前来,这速度之快根本不给人喘息的时间,饶是宋缺也跟不上谢知非的速度,只能看着谢知非又一掌打在自己胸膛,体内内力翻江倒海一般。

宋缺心下骇然:听闻谢知非同毕玄对战的时候原本处于下风,后来施展了一套掌法才打成平手。难道这就是同毕玄对战时的降龙十八掌?

谢知非这一掌的冲击力更赛过之前那一掌,宋缺立刻退出磨刀堂,要与谢知非拉开距离。

然而谢知非作为一个丐帮,或许别的本事没有,但是粘人的本事那绝对比牛皮糖还要可怕。谢知非身形一扭,手从腰间划过,一手持棍一手持酒,就这这个姿势,谢知非在空中旋转一圈追上宋缺之前,居然还喝了两口酒。

谢知非虽然做了这许多动作,然而在宋缺眼里,却是刹那间便完成了。

而此时,谢知非的打狗棍首次打到了宋缺的身上,宋缺从未见过谢知非这样的武功路数,速度快、破绽多,然而衔接之间的紧凑让他即便看到了那诸多破绽,却没机会去破解。因为这个破绽往往刚出便消失,而谢知非已经变化了招式,让人无从防御。

宋缺闷哼一声,体内内力一转,手中刀气大胜,竟然在这一瞬间脱离了谢知非的掌法范围。

然而谢知非此刻将何为身法同鬼魅施展到了极致,无论宋缺如果闪避,谢知非总能欺身到他面前,并且一掌接一掌,毫不留情的打下来。宋缺守了片刻之后发现,谢知非章法看似有规可循,可却有不迹可查,每一招虽然一样,但是因其可怕的连贯性竟然使得他半点破掌的办法也没有。

宋缺的气势内敛不断的在体内积累,在谢知非的不断攻势之下终于达到了一个临界值:“吃我一刀!”

这一刀如同风雷并发,刀势刁钻难避,刚猛至极后隐生清风云淡的飘逸,竟是将刚与柔巧妙的融合在了一起,可谓是无懈可击的一刀,也是宋缺最得意的一刀。

然而这一刀只到了一半,谢知非居然自己将手伸到了刀下。

那手上影影绰绰的绿光一闪,谢知非的手心已经多了一道红痕,这是被宋缺刀气所伤,那道红痕瞬间变大,血液喷出来。而谢知非却半点不怕自己的手被砍断一般,继续往上,宋缺心中咯噔一声响,知道谢知非或许是同他一般要出最后的杀手锏了。

果真如宋缺想的那样,之前那种坚强如壁的推力再次袭来,而这一次宋缺还来不及往后退,谢知非又是一掌上来。

当谢知非一掌接一掌毫不客气,甚至将宋缺一脚踢到半空中的时候,宋缺这才明白他之前到底还是低估了谢知非这一套掌法。谢知非居然能在空中这短短的时间内不断对他进行攻击,在这个没有着力点的地方,谢知非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谢知非每一掌均带着可怕的内力,这些源源不断涌入宋缺体内的内力虽然不多,却让宋缺体内内劲翻腾无法使出内力,宋缺但凡想要强提内力,便会感到周身筋脉停滞不动,若是强行提取只怕会落得筋脉寸断、倒地不起的结果。

这样的掌法最可怕的不是这掌法的攻击,而是可怕的连续性。

被从天上踢到地上,打滚的被谢知非一掌又抛到天上的宋缺身上承了谢知非无数掌脚。任由宋缺绞尽脑汁却也不知道该怎么来抵抗这样的掌法,或许唯一的办法就是在谢知非施展掌法之前,将他制服或击杀。

砰!

又一脚将宋缺从空中踹到地上后,谢知非落到宋缺身边,蹲下来对着沉默的宋缺说道:“宋阀主还要杀我吗?”

“……”宋缺只觉自己之前说的话此刻显得特别的讽刺。

宋缺沉默了一会,那双眼睛转向谢知非,他沙哑道:“我杀不死你,这天下,没有人能杀死你。”

谢知非叹了口气,仰面看向岭南的蓝天,许久之后这才说道:“有的。”

想到自己上个世界的遭遇,谢知非蹲在宋缺身边认真说道:“再好的武功,再强的勇士,再高的地位,都抵不过人心险恶,只要我的内心不是无懈可击,能杀我的便大有人在。”

诚如宋缺所说,寇仲也不错,只是寇仲若要一统天下,这中间经历的时间可就长了。况且……谢知非实在没敢打包票说,如果寇仲成帝就一定能创造一个兼爱激昂的社会,开创一个世所罕见的包容性王朝。谢知非对宋缺说道:“宋阀主,我知道你听不进我的劝,但是,你至少应该见一见李兄,他拥有让人愿意追随的心胸。”

“你或许觉得他是胡人,或许觉得李阀同突厥又千丝万缕的联系。”谢知非顿了顿,这才说道:“你不能只凭自己的推论,去癔想一个人,你应该同李兄见一面。”

现在没兴趣同李世民见面的宋缺眼睛动了下:“你不杀我?”

谢知非搔了搔头,他这要是杀了宋缺,那岭南的哪有不誓死反扑的道理。

于是乎,谢知非腼腆的问道:“你还是更看重寇仲的少帅军吗。”

宋缺沉默了片刻,肯定的说道:“是!”

“所以我说自己不适合做说客。”谢知非沮丧的叹了口气,一掌打在宋缺的脸上,打得宋缺闷哼一声:“宋阀主只当李兄有胡人血脉,不是正在的汉人。可宋阀主怎知自己五百年前的祖宗不是胡人呢?要知道,昔日周王室国土虽大,却没大到岭南来;春秋之时,吴越之地也是蛮夷;巴蜀被秦吞并之前,不也是个蛮荒之地。如今这些,都是我中原土地,这土地上的人,也是我汉家子民。”

说道这里,谢知非轻笑了声,将手移开对面色平淡的宋缺说道:“若阀主真要以血统来挑选,谢某看这天下,只怕阀主是挑不出合适的人来。毕竟这血缘过了千多年,早已经分不出源头在何处。”

宋缺眼神动了下,许久之后才说道:“李阀与突厥……”

李阀和突厥断交这东西,谢知非想了想,差不多也快了。

李阀的目标是天下之主,而就突厥那对中原昭然欲揭的心思,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酣睡,谢知非笑道:“突厥确有窥视中原之心,若李阀同突厥断交,宋阀主待如何?”

宋缺掷地有声道:“李阀若能同突厥断交,宋缺断然不会主动支持寇仲!”

※※※※※※※※※※※※※※※※※※※※

。οo☆。o。οo☆。

- -我个人很佩服李世民的

不是电视剧里的,而是历史书里面的,兼爱如一,真的是特别好的一个皇帝。

就算是太|祖评价李世民的时候也是:聪明一世懵懂一时.

只说李世民在立诸上的毛病……然而- -李世民似乎特别喜欢和长孙皇后的儿女……出格的喜欢,亲自抚养晋阳公主和李治算毛线,李治成家做了太子都还被带着养……

就李世民对长孙皇后所出的子女以及长孙无忌的宠爱……罄竹难书……差不多都可以

如果觉得是李世民大度所以让长孙皇后可以各种抗,可以换个人试试- -看看结局是什么……

有个妹子给我的深水鱼雷被吞了,我这边看不见,妹子你看到鸡一声,么么扎!

我不知道现在丐帮是什么模样哈,毕竟A的时候还没苍云呢!

这一连击若是在文里打名字,有点注水的嫌疑,我只能放这里了。

其实我也不会连击,不过是做茶馆任务的时候,你们知道的,那个胖胖的官员等着大家杀呢。于是乎,一个不是PVP的我是这样来水的:龙跃、龙战、蛟龙、亢龙,没蓝了就是蜀犬,一边蜀犬一边往前不要停啊,亢龙接着上啊,亢龙了不要停啊,棒打可以自动追击的,直接棒打拨狗这些技能回蓝啊,蓝回了就再来个亢龙,若是可以接个龙跃再来之前的一套吧……无脑循环……死了就死了……反正其他人也来打了……死后爬起来捡了东西交任务就行

PVP……我这个万年水货PVP就只有治疗的份!

。οo☆。o。οo☆。οo☆。o。οo☆。οo☆。o。οo☆。οo☆。o。οo☆

谢谢大家的地雷:

宫泽佐江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3-01 07:43:55

隐形人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3-01 09:36:20

阿懒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3-01 12:51:25

阿懒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7-03-01 12:53:54

太傅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3-01 13:27:44

太傅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3-01 13:27:50

一意孤行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3-01 16:18:20

-「不在请留言丶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3-01 16:36:25

-「不在请留言丶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3-01 16:39:13

芹芹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3-01 19:10:50

Brenda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3-01 19:20:48

。οo☆。o。οo☆。οo☆。o。οo☆。οo☆。o。οo☆。οo☆。o。οo☆

谢谢大家的营养液:

读者“云洛”,灌溉营养液 +10 2017-03-01 23:09:34

读者“年华空冷暖”,灌溉营养液 +20 2017-03-01 22:53:53

读者“九歌”,灌溉营养液 +1 2017-03-01 22:05:36

读者“萧紫韵”,灌溉营养液 +80 2017-03-01 21:17:55

读者“叶家二少”,灌溉营养液 +1 2017-03-01 21:02:52

读者“-「不在请留言丶。°”,灌溉营养液 +100 2017-03-01 16:39:17

读者“清纯不做作的小妖精”,灌溉营养液 +10 2017-03-01 16:32:09

读者“晋江来客”,灌溉营养液 +1 2017-03-01 15:58:38

读者“晓筱悠然”,灌溉营养液 +10 2017-03-01 15:13:54

读者“姚黄魏紫”,灌溉营养液 +1 2017-03-01 14:21:51

读者“离青衣”,灌溉营养液 +150 2017-03-01 13:18:11

读者“人艰不拆”,灌溉营养液 +1 2017-03-01 12:21:31

读者“南司南”,灌溉营养液 +30 2017-03-01 10:31:36

读者“岁禾”,灌溉营养液 +19 2017-03-01 08:16:24

读者“宫泽佐江”,灌溉营养液 +10 2017-03-01 07:44:30

读者“圈圈叉叉”,灌溉营养液 +2 2017-03-01 06:46:59

读者“不白”,灌溉营养液 +3 2017-03-01 04:55:29

。οo☆。o。οo☆。οo☆。o。οo☆。οo☆。o。οo☆。οo☆。o。οo☆

喜欢[综]快穿之开宗立派请大家收藏:(www.51suxiu.com)[综]快穿之开宗立派51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

[综]快穿之开宗立派最新章节 - [综]快穿之开宗立派全文阅读 - [综]快穿之开宗立派txt下载 - 采枫的全部小说 - [综]快穿之开宗立派 51笔趣阁

猜你喜欢: 重生之妃不约芈月传伯府庶出娘子万安小王妃她甜又横霍氏青敏兽萌宝宝:父王,娘亲被拐了(综漫)Unwilling to wait国师帮帮忙权势熏天不及粗茶淡饭我本圣主半为卿半生逍遥(GL)锦衣卫大香师农门贵女有点冷神医魔妃无双恃宠而娇表哥万福零陵飘香男主都是我徒弟[快穿]冷王的间谍弃妃齐欢凰妃凶猛呜呼!佞臣当道四爷正妻不好当
完本推荐: 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穿书]全文阅读如果月亮不抱你全文阅读重生之最强战神全文阅读空速星痕全文阅读特种兵王在都市全文阅读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全文阅读漫漫余生我爱你全文阅读我喜欢你的信息素全文阅读神医废材妃全文阅读天命相师全文阅读逍遥派全文阅读我的狐仙老婆全文阅读异界兽医全文阅读大王饶命全文阅读至尊狂妻全文阅读盘秦全文阅读绝代武神全文阅读老子是癞蛤蟆全文阅读都市藏真全文阅读天降我才必有用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开局十连抽然后无敌特种兵:开局安然要我分手网游之九转轮回战少,一宠到底!我要莽穿娱乐圈龙门战神我在末世卖麻辣烫大梦主诡异分解指南伏天氏卡徒时代:开局抽到百鬼夜行龙血战神人在木叶:开局获得王权剑意快进到3077末世神魔录我家爱妃超凶哒封神:人在朝歌,皇宫签到六十年生生不灭我创造的万事屋全球灾变:我在避难所升级很稳重生之都市仙尊被迫成名的小说家我拍戏不在乎票房大明第一太子踏星穿成八零异能女武道大帝带着农场混异界都市小保安

[综]快穿之开宗立派最新章节手机版 - [综]快穿之开宗立派全文阅读手机版 - [综]快穿之开宗立派txt下载手机版 - 采枫的全部小说 - [综]快穿之开宗立派 51笔趣阁移动版 - 51笔趣阁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