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51笔趣阁 >> [综]快穿之开宗立派 >> 人间九风骨

两场顺利的扬刀大会使得霸刀山庄名扬四海, 声震八方。

江湖中人的连日挂在嘴边的,除了那昆仑剑派掌门的神兵鸣羽封喉,便是下一届霸刀山庄的信物何时会在江湖现身。

可是在霸道大会上,面对整个霸刀山庄除了自己就没有打手的窘迫,谢知非对想要继续浪迹天涯的燕十三提出了邀请:“霸刀山庄虽非避世不出的桃花源, 却也非江湖风纷争不断的武林圣地, 若燕兄倦了江湖奔波, 便在我霸刀山庄住下。”

“燕兄留在霸刀,你我也能日日切磋, 精进武艺。”

谢知非的话让燕十三非常心动, 自燕十三十七岁名满江湖以来,有太多该杀和不该杀的人陨命在他剑下,此时的燕十三年近中年, 即便他已经厌倦了江湖无休止的争斗,然而他的名声成了他无法甩脱的包袱。

似乎只要他还活着, 这江湖便容不下他放下手中的剑。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只要做了江湖人便永远是江湖人!

燕十三杀了上百个江湖新秀,无一列外, 这些人都想踩着燕十三的江湖声明一步登天,成名江湖。

人杀多了也会累,更何况这些都是燕十三看好的武林新秀。

只是江湖新秀初生牛犊不怕虎, 从不愿承认自己落于人后, 即便有霸刀山庄的扬名擂, 然而对于一部分心急的人来说, 三年还是太长了。

挑战有危险,也有机缘。

倘若这些人成功了,死的便会是燕十三,燕十三不想死,自然只能成全这些人去黄泉。

这世间有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让人不在受江湖束缚,曾经的燕十三不知道,然而当扬刀大会之后,面对邀请他在霸刀山庄住下的谢知非,燕十三终于知道那样的地方是有的。

——霸刀山庄!

江湖人需要兵器,如果是神兵利器那就更好了,若是适合自己的神兵利器那便是绝顶的好事。

只要霸刀山庄能给江湖源源不断的提供神兵利器,那么这里便是人人皆想掌控的地方,可是想要的人太多霸刀山庄武功太强,反倒使得没人敢动手。【注】

这是一块不那么清净的净地,然而足够让燕十三留下来。

扬刀大会结束的第二日,眼看着扬刀大会结束,霸刀山庄又处于半封山门的状态,江湖中分纷纷离开。

燕十三留了下来,留在霸刀山庄,以客卿的身份。

据说霸刀山庄唯一的长老慕容秋荻说,客卿平日享受与长老一般无二的待遇,区别自傲与客卿不需参与霸刀山庄事务,而霸刀山庄则需为燕十三处理不必要的麻烦,只是当霸刀山庄危险的时候燕十三必须出身一护。

这对于想要清净燕十三来说:好,好的不能再好!

看眼前玉树览风香莲带露,望远处千山共色云卷云舒,一片祥和之景。

多年深陷江湖盛名争端的燕十三心里无限感慨,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心中的圣地,然而就在当天晚上,燕十三便发现自己太过天真。

世界给你关上了一道门,一定会给你开一扇窗,好坏都一样!

在几日前,事业为主感情为辅的谢知非对紫胤承诺,待扬刀大会结束再说他们之间的事。

如今扬刀大会完了,拖了几日也没拖出了所以然的谢知非最终还是敲响了慕容秋荻的院子,虚心求问:“长老,我有事相询。”

本着为谢知非分忧就是为霸刀山庄解愁,为霸刀山庄解愁便是为自己报仇的原则,慕容秋荻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状若无视的让手下去拿些零嘴来。

“……”见慕容秋荻如此安排,身为八卦暴风雨中心的谢知非沉默半响,对自己前来找慕容秋荻抱了怀疑。

然而系统不靠谱狗血一大壶,燕十三年近四十岁了感情上还是个雏,紫胤更是活了几百年的童子鸡……

感情顾问如此少,实在是让谢知非没得挑拣的余地,只能在矮个子中拔高个子,选择慕容秋荻这个平生仅恋爱一次便被坑得不轻的人取经:“想必长老已经知道,我同紫胤之间的事。”

慕容秋荻正襟危坐:“嗯!”

谢知非叹了口气:“长老是过来人,依长老看,我该如何做?”

被这么没头没脑的一问,慕容秋荻反而比谢知非还要惆怅:“……我以为庄主这么说,便是已经知道了该如何做。”

谢知非皱眉:“长老莫开玩笑,我若知晓便不会询问他人。”

慕容秋荻淡淡道:“若我说让庄主直言拒绝庄主会做么?”

谢知非顿时哑然:“……”他自然是不会的。

然而还没等谢知非找过各种理由来为自己辩解,面对慕容秋荻嘴角的微笑瞬间明悟:若他想要拒绝,便不会如此纠结。

他既然纠结,便是不想拒绝,如此还有何好说的?

当他没有当场拒绝紫胤,隔了这么多日也未曾想过拒绝对方的时候,便证明他喜欢紫胤,即便谢知非自己也不清楚这份喜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想到这里,谢知非有些出神。

这感情是弄明白了,可这谈恋爱,怎么谈?

莫说男男关系,即便是男女关系都没有过的谢知非当真是被难住了:他到底该如何与一个同自己彼此有好感的仙人谈恋爱!

于是乎,当天晚上刚刚落户霸刀山庄的燕十三与谢知非新徒弟便看到谢知非大刀阔斧坐在正厅,面被对召集而来的霸刀山庄众人,神色严肃:“任何不以成亲为目的的感情都是在耍流氓,我决定同紫胤道长以共结连理为目的来恋爱!”

众人原本想劝阻来的,然而见谢知非一上来就成亲了,话都到了这个份上,江湖儿女也没必要继续纠结子嗣问题,众人纷纷道喜:“恭喜庄主!”

“多谢!”谢知非整整截截、凛若冰霜状,说出的话也是正正经经,偏偏内容便有些让人无言以对:“今日请诸位来此,是因我未曾有过这方面的经验,一人计短,还请诸位为我出谋划策!”

众人撑眉努眼:“……是!”

一江湖人神情严肃,严正以待的话题居然是如何谈恋爱。

这大概是有史以来最严肃的恋爱会议,偏偏除了慕容秋荻,每一个人都没有笑意,不是皱眉苦思就是面色纠结。

即便整个霸刀山庄的人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燕十三等人更是整个人被霹得外焦里嫩,然而众人依旧按谢知非的要求为他想办法如何谈恋爱。

可是这些人里除了谢知非,最能说上话的便是才满了十岁的谢小荻,刚拜入霸刀山庄才六岁大的新弟子,活了几十年都没春心萌动过的燕十三,以及掩蠢低声笑个不停的慕容秋荻。

众人在一起,的确是集思广益,点子不断。

至于这点子的可行性有多大,那就另当别论:

还是个黄毛小子的谢小荻断言:“我听说相爱的人最喜欢浪漫,要不庄主花重金差人去山下买些漂亮的花来装点茱萸峰,我看话本子上还有花雨花海让人情动,要不师傅也试试。”

慕容秋荻笑容一顿:好小子,居然在她不知道的时候看话本子了,果然这段时间对他放得太松了,今夜是该突击检查一下才对!

岭南剑派出身的弟子摇头道:“那是哄小姑娘的东西,我见过紫胤道长,他绝不会喜欢小姑娘的东西!”

这倒是!

紫胤不是女孩子不能那么乱来,谢知非刚刚想点头,然而这弟子接下来的话却让谢知非只能摇头,“师傅送花柄不适合,若不如师傅亲自铸刀一把送与紫胤道长,江湖中人都爱神兵利器,如此也算是师傅与紫胤道长的定情信物?”

谢知非:“……”

紫胤的铸造术胜过谢知非许多,他藏挫还来不及呢,怎可能送刀?

这办法现在定然不可行,但等他日后经验丰富了倒是可以试试,谢知非眼睛一亮:暂且先记下来!

另一边,想了许久的燕十三沉声道:“男人的感情能在决斗中得到升华,更何况庄主与那紫胤道人均是武功高强之人,二位私下多多比试,感情打着打着自然就好了。”

谢知非想了下紫胤至今还是无数个问号的血量和长达七位数的等级,决定将燕十三这个想法打入冷宫:“……此计从长再议,诸位还有何良策,请畅所欲言!”

见庄主都这么说了,大家裂开各抒己见。

这个说聊天侃地诗词歌赋,那个说借美人计试探心意……

看着大厅里一群人认真出着各种靠谱的不靠谱的主意,慕容秋荻看了眼一本正经倾耳细听的谢知非,又想了下出尘之姿飘逸不群的紫胤。

在联想到谢知非从大厅这里取的经会用到那般超凡脱俗的人身上,慕容秋地整个人笑得花枝乱颤,轻轻的揉着笑来抽疼的腹部。

幸运的是谢知非并没有完全按照这群狗头军师的主意来,挑了几个靠谱的内容,然后同紫胤便天天黏在一起,看星星看月亮,看青山看浮云。

每次慕容秋荻忍住不好奇跑过去看的时候,这两人几乎都是相顾无言,一连十几日皆是如此,慕容秋荻没忍住,好不容易拦下落单的谢知非劈头盖脸便是一问:“庄主与紫胤道长之间,进展如何了?”

随后慕容秋荻便看到谢知非笑了,很淡,像是冬日暖阳,“很好!”

没有海誓山盟天长地久的誓言,更没有比翼齐飞花前月下的浪漫,然而,见谢知非是真的开心,慕容秋荻竟觉有几分心酸:“……我是看不懂你们两人,不过你喜欢便好,若他不好我们再去找别的人便是。”

谢知非脸上笑容更深,修长的手伸到慕容秋荻头顶:“秋荻,紫胤很好。”

谢知非摘掉他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愿意在一个个世界中,不断寻找他的人出来,紫胤与他而言,是独一无二的。

是他游离在世界之外时心安之所在:他并不是一个人。

“如此便很好。”谢知非看向远处望着这边的紫胤,淡淡道。

人映水,水照人,一白一紫,隔池而视。

从那以后慕容秋荻便觉得,她永远也动不了谢知非同紫胤道人两人之间那种感情。

毕竟,谁谈个感情是靠眼神交流的!

此时的茱萸峰云卷云舒千峰共色,晴雪铺地如柳絮。

一夜醒来,放眼四周,彩霞照万里如银,素魄映千山似水。

一紫壶,两茶盏。

谢知非整襟危坐:“请!”

紫胤整衣端坐:“请!”

匆匆赶来的慕容秋荻无奈的看向铸刀厅外两个如临大敌的人,无奈叹气,瞥了眼一边快要忍捺不住的谢小荻:“他们这是第几壶了?”

谢小荻没有回答,倒是燕十三应了声,“第七壶。”

话语落地,三人均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这绝对是他们见过,谈得最古怪的感情!

眼瞅着谢知非同紫胤两人可以这样坐个天荒地老,慕容秋荻无奈只得自行上前同谢知非说明自己想出山庄的意愿。

“你要出门……”谢知非愣了愣,随即想到最近传闻谢晓峰病逝的消息。死者为大,即便是孽缘一场不值挂念,但慕容秋荻要去谢知非也能理解:“长老可是要去碧水湖神剑山庄?”

慕容秋荻横了谢知非一眼,横得谢知非借着咳嗽直告饶这才冷笑道:“罢了,男人果然都是有了新人忘旧人,以前女主人慕容夫人的唤得亲热,如今只管我叫长老了。我好端端的去那里做什么,还嫌自己受的委屈不够不成。”

将手中拽着的纸条放到桌上,慕容秋荻叹道:“我出去是为了这件事。”

被慕容秋荻在桌上铺开的小纸条上从容地斜写了一行小楷: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这纸条看着没什么特别,谢知非捏在手里反复揉捻了数遍,然后得到慕容秋荻肯定的话,“这只是普通的宣纸,并无特殊手法处理。”

如果不是纸张笔墨的因素,那便是这纸条上的话了,将那行字在嘴里咀嚼数遍,谢知非沉声道:“这是陆务观所做,恕我眼拙,看不出这话中是为何意。”

慕容秋荻点了下头:“莫说庄主常居太行山不知江湖隐秘,如今江湖知晓这句话意思的人也过不去十掌之数。不过庄主可知十五年前,这天下哪家哪派可为天下第一?”

十五年前,正是谢晓峰风头正盛独一无二的时候。

若问那时候谁家能独步天下,谢知非最先想到的便是:“神剑山庄。”

慕容秋荻摇了摇头,神色凄迷若有所思:“…庄主错了…”

若不是神剑山庄,那么剩下的只有一个可能,谢知非叹道:“是魔教。”

一旁伫立了许久的燕十三立刻应道:“没错,十五年前这天下最大的江湖势力是魔教!”

魔道之争素来不停,然而十五年前却是魔教这几十年来气焰最盛的时候。

慕容秋荻见谢知非若有所思,便一一道来:“当年魔教教坛之下剑、鞭、拳、刀四使纵横江湖,魔教教主武功之高更是傲视武林,人才济济,魔教应而崛起。只是魔教东进的速度太快了,快到整个中原武林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魔教的崛起……”

白雪铺地的院子里,慕容秋荻将十五年前的那场正魔之争缓缓道来。

她本是武林四大家出身,从小便接触诸多武林隐秘,那些他人知道的不知道的慕容秋荻都知道个七七八八,此时从她口中说出来的正魔之争,又是另一个模样。

“且不说魔教作为一个新崛起的外来教派,想要插足中原武林本就会受到排斥,更何况中原是儒释道三家的天下,与魔教教义相差甚远,昔日魔教居于边西尚能相处,可待魔教东近时再无缓冲……”

“……两方摩擦不断,死伤无数。魔教行事越发癫狂,连无辜之人也遭其杀害,中原武林虽多,然依靠一家之力并不能与之相抗衡……”

“几番之后,最终无计可施的中原门派联合起来,展开了一场名为‘荡魔’的武林浩劫……”

说到这里,慕容秋荻突然顿住了,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面上带着几分不甘还有几分愤怒。

谢知非等待片刻,这才问道:“后来呢?”

这时候燕十三同谢小荻也走了过来,四人各占了一处静静听慕容秋荻将十五年前的正魔之争,“那一战旷日长久,魔教各中好手死伤无数埋下衰败之根,而中原武林也是折陨诸多正义之士。”

“……后来两方相持不下,魔教教主出山,一把魔刀四顾无敌,中原泰斗武林名宿均不是他的对手,战局渐渐倾向魔教……”

接下来的事,江湖传了十五年,在座除了紫胤都知晓。

神剑山庄谢晓峰力挽狂澜,将魔教教主战败,从此道长魔消,魔门隐匿。

然而在这里,慕容秋荻面上却露出了讥讽的神情,她除了是慕容世家的小姐也是谢晓峰昔日的情人,知道的较他人更多几分:“所有人都以为谢晓峰是为了中原武林,在各大派的哀恳下与魔教相约祁连山巅决斗。然后谢晓峰不负众望抵挡住了魔教教主的魔刀,将其逼下祁连山的高峰。”

饶是谢知非对谢晓峰在对待感情这件事上让他不敢苟同,可是在这件事上,谢知非却赞同谢晓峰的做法:“即便谢晓峰在儿女私情上为人不齿,但魔教行事准则太过霸道无情,他能在最后挺身而出力战魔教教主也算得是男子汉大丈夫。”

慕容秋荻面上讥讽更甚:“倘若事实并非如此呢?”

谢知非顿时愕然,而燕十三与谢小荻更是惊疑,众人看向慕容秋荻。

他们未必相信慕容秋荻,然而他们却也不会完全置之不理,到底如何,唯有听后才知晓。

慕容秋荻内心也是几番挣扎。

即便曾被谢晓峰的无情伤得体无完肤,然而慕容秋荻心中依旧有断不掉的想念,她是一个多情又专情的人,只是用错了人,受到的伤害自然会更深。

深到用了十年的时间也未曾痊愈!

谢晓峰年少成名,风流俊逸,在谢晓峰的身边从不缺女子。

这些女子中有好几位江湖地位更胜慕容秋荻,然而慕容秋荻却是唯一同谢晓峰孕育有孩子的人。至少在得到这个消息前,慕容秋荻一直是这么坚信的。

许久之后,慕容秋荻低声自问:“若谢晓峰不是为了中原武林约战魔教教主,那他又是为了什么?”

谁知道,慕容秋荻知道。

因为她曾是谢晓峰最亲近的女人,即便只有短短数月!

所以紧随其后,慕容秋荻自嘲自答:“是为了一个女人,为了魔教教主的侍妾,天美宫主。”

这下用震撼已不足以形容燕十三的心情,而已知自己身份的谢小荻更是眼眶一红:他即便狠谢晓峰,然而父子天性,他对谢晓峰依旧存有儒慕之情,尤其是当江湖传言谢晓峰暴毙的时候。

“魔教教主的侍妾……”谢知非只觉有一把大手在暗中操控这一切,只是小说里这个时间本就混乱,他一时间也想不到是谁在暗处:“长老为何如此肯定,这纸条又同昔年之事有何关联?”

“谢晓峰曾告诉我,魔教教主那把刀上刻了一行字,小楼一夜听春雨。”

慕容秋荻叹道:“他说那女人负了他,欺骗了他,哄骗他与魔教教主在祁连山决斗……”

随后不到五日,慕容秋荻一觉醒来身边没有谢晓峰。

那个被天美宫主骗了的谢晓峰转身便骗了她,辜负了她。

谢知非并不知这是真的,还是慕容秋荻不知不觉被人欺骗,又或是他人暗中设下的陷阱。

然而谢知非知道的是,这件事处处透着诡异,他不能让慕容秋荻前去。

骨节分明苍劲有力的手伸到桌上将纸条拿起来,谢知非凛冽的声音说道:“此事或有蹊跷,若真是魔教,你去不过羊入虎口。秋荻留在此地,有燕兄与霸刀山庄诸多机关阵法,必不会有事。”

“你是霸刀山庄的长老,你的事便是霸刀山庄的事,是我的事。”

“这消息我收下了,我去!”

一句句听来,慕容秋荻潸然泪下:“可是庄主的誓言……”

谢知非的声音日同春风沐浴,温柔得令人心疼:“对我来说,秋荻便是我的妹妹,为妹妹两肋插刀,父亲他必然不会怪罪于我。”

看着感动得稀里哗啦眼泪直流的慕容秋荻,还没接受告白,并不知道两人如今这情形属于谢知非版谈恋爱的紫胤默默转移视线:“……”

或许他该抽空问问,谢知非在这个世界历劫时,给他安排的是个什么样的身份。

喜欢[综]快穿之开宗立派请大家收藏:(www.51suxiu.com)[综]快穿之开宗立派51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

[综]快穿之开宗立派最新章节 - [综]快穿之开宗立派全文阅读 - [综]快穿之开宗立派txt下载 - 采枫的全部小说 - [综]快穿之开宗立派 51笔趣阁

猜你喜欢: 东宫倾城凰妃凶猛齐欢末代孤城帝妃恋病王绝宠毒妃表哥万福嫡女锋芒之一品佞妃嫡女傻妃林公子药罐子穿成反派世子爷的亲妹妹养个狼崽子当权臣娘子万安芈月传伯府庶出花间色花娇穿越之嫡女太嚣张明月照远道娘娘的满满求生欲(快穿)庭中落之恶毒女配要洗白大唐魏王妃传盘秦锦衣卫众人皆胖卿独瘦宠妻无度之嫡妃不羁我的家园[综武侠]
完本推荐: 重生之无限逆推系统全文阅读你好,King先生全文阅读有凤来仪:本宫床下有个黑洞全文阅读无敌天下全文阅读美食供应商全文阅读三界劳改局全文阅读嬉闹三国全文阅读神偷问道全文阅读全球密室[无限]全文阅读抗战烽火之单兵突击全文阅读秦少,老板娘又翻墙了!全文阅读我的1979全文阅读科技之门全文阅读我加载了恋爱游戏全文阅读攀上漂亮女院长全文阅读墨少的掌上娇妻全文阅读天道图书馆全文阅读攻玉全文阅读总裁的女人全文阅读神魔系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的细胞监狱一胎双宝:慕少你老婆跑了玄天龙尊禁区之狐我真的只是村长凌天神尊修罗武神黑石密码纯阳武神朝仙道仙宫我创造的万事屋孙猴子是我师弟超级兵王龙血战神大唐:开局我和长乐的熊孩子炮轰长安城纯阳剑尊万道龙皇逍遥侯万道剑尊快进到3077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剑卒过河谢邀:人在迪迦刚成邪神斯坦索姆神豪龙门战神伯府庶出九星霸体诀金刚不坏大寨主高武:开局窃取不死神凰天赋!

[综]快穿之开宗立派最新章节手机版 - [综]快穿之开宗立派全文阅读手机版 - [综]快穿之开宗立派txt下载手机版 - 采枫的全部小说 - [综]快穿之开宗立派 51笔趣阁移动版 - 51笔趣阁手机站